普门品全文网
普门品全文网
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
主页/ 自然的代价/ 文章正文

第二十五回

导读:他们终于飞回了山洞。小燕真的累了,当晚躺在雁儿叔叔温暖的大翅膀里,呼呼大睡,还睡得真香。当晚小燕做了一个梦。她梦见一个白胡子的仙人站在云端,对她笑了笑,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对她说了一句话:「生命的考题谁也避不了,你倒不如迎向它,全心为它付出『代价』,漂漂亮亮地度过它。」...

  第廿五回

  理论与实践

  他们终于飞回了山洞。小燕真的累了,当晚躺在雁儿叔叔温暖的大翅膀里,呼呼大睡,还睡得真香。

  当晚小燕做了一个梦。她梦见一个白胡子的仙人站在云端,对她笑了笑,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对她说了一句话:「生命的考题谁也避不了,你倒不如迎向它,全心为它付出『代价』,漂漂亮亮地度过它。」

  雁儿叔叔也做了一个梦。他梦见自己带着小燕,无意间飞进一个森林大火的火圈里。火圈有约十公里直径,里头有许多小动物在哭泣,不知逃往何处。他必须放下小燕,叫小燕自己飞出去,她已有能力飞。于是,他一直来回背负他能背负的小动物,飞出火圈。直到最后,火圈越围越小,他奋斗到最后一刻,要救的也没救完。最终,他筋疲力尽,陪着逃不出的动物葬身火海。很奇怪的是,火烧到他身上时他还很快乐!

  在接近醒来的迷迷糊糊之中,雁儿叔叔听到心里有一股声音:「你不能只教身体的飞行,你必须也教心的飞行。」

  心的飞行?雁儿蓦然醒过来。对!那就是说,心要战胜自己,那必然是大师所讲的那些。但教小燕,要怎么下手啊?

  「天啊!给我一点灵感吧!」

  灵感没来!原来灵感是越求越得不到的,有求就有染,有染的镜子照到的怎么会是真的呢?

  「不!我自己要先战胜自己,实践一下自己要教授的功夫。」雁儿忆起自己先前的错误,可是他又静下来,放下一切,放下自己,放下小燕,放下内外世界……直到心如明镜。

  此时,在大师身边所学过的法,在他心里涌现。这是他最近为了小燕的事忙忙碌碌而忘了温习的。对了!就是这样,灵感从他内心深处,浮现了出来。

  突然,翅膀下的小燕在他胸膛上啄了一下,令他跳了起来!

  「小燕『啄』叔叔干嘛?」

  「小燕要看自己是不是在梦里,所以啄一下,看是不是真的。」

  「无聊!起来吃点东西,吃完继续用功!」

  「还要用功?昨天才这么辛苦,今天休息一会吧,叔叔!」

  「不行。生命的考题谁也避不了,你倒不如迎向它,不用被逼。选择走向它,会比较快乐,会过得更漂亮!」

  「叔叔说的话,好像是我梦中的仙人哦!梦中的仙人还对我说,要『全心为它付出代价』。叔叔好棒!」

  「好!好!吃点东西吧!吃完继续用功!」

  「哇!好严!句句不离用功。」小燕望了望雁儿叔叔,不敢再出声。

  「叔叔,外头还很冷,可以迟一点再开始吗?」小燕又恳求了。

  「可以。」太意外了,小燕高兴得不得了!

  叔叔的下一句话更意外!「我们在洞内,上飞行理论课。」

  「学飞还要学理论?」

  「对!不只是身体要学飞,心也要学飞。」

  「心要学飞?心怎么飞?」

  「战胜自己就能飞。所以心要战胜自己。」

  「自己……自己……怎么战?」

  「首先,放下一切自己在捉着、造成自己不能自由自在做自己要做的事的东西。」

  「我们的心?我们的心执着什么?」

  「就如你昨天恐惧。」

  「可是那是『自然』的反应啊!站在高处,一定会怕跌下来摔痛嘛!」

  「对。那是『自然』,但那是『无知的自然』,不是『智慧的自然』。」

  「叔叔是说,『自然』有两种?」

  「也不是两种,也不是一种,也不是很多种。」小燕张大了眼睛。

  「『自然』就只是『自然』。」雁儿叔叔的话很深奥。他顿了顿,又继续说:「火的『自然』就是带来光明与热量,水的『自然』就是能扑灭火,太阳的『自然』就是会日升日落,月亮的『自然』就是会圆缺转换,虚空的『自然』就是能任万物自由来去,生的『自然』就是会死,鸟儿的『自然』就是飞。这可以说是很多种『自然』,也可以说是一种『自然』,看你怎么说而已。怎么分、怎么数呢?那只是说法的不同。『自然』却只是『自然』。」

  「那为什么恐惧会是『无知的自然』?『智慧的自然』又是什么?」小燕开始对雁儿叔叔的理论课程充满兴趣起来。

  「你问你自己,当时你为什么会恐惧?」

  「因为我怕跌啊!」

\

  「好。那你可能跌,也可能不跌。但叔叔问你,恐惧能帮到你不跌吗?」

  「嗯……没有。甚至还可能让我更容易跌。」

  「那你为什么要恐惧?」

  「那不是我要的!是……是没办法,是无奈的!」

  「对!那就是关键!恐惧不是你要的,是无奈的。」

  「但为什么说,恐惧是『无知的自然』呢?」

  「叔叔问你,当你心生起恐惧时,你是不是想保护什么?或怕失去什么?」

  「嗯……我想保护自己,我怕受伤、怕死、怕失去这个……这个生命!」

  「但恐惧有帮到你保护自己吗?」

  「有、也没有。」哇,好绝!全说完!

  雁儿叔叔张大眼睛,看着小燕,等她说下去。

  「有,是因为它让我不想去做危险的事。没有,是因为如果我真的做了,恐惧根本不会给我安全或做得更好。」

  「对!那你最后不是做了吗?」

  「是叔叔逼我啊!我没得选啊,叔叔!」

  「好!如果你知道有件事你非做不可,如果你能不恐惧,你愿意让恐惧生起吗?」

  「这还用说,当然不愿意!当我发现到叔叔硬要动粗的时候,我也没办法,只有专心小心落下去,免得摔痛,也就什么恐惧都没了!」

  「叔叔也不是要动粗,只是没办法!但你看到吗?当你专心做一件事时,什么恐惧也没有?」

  「对!」

  「这是一点。刚才你说,如果你能选择,你不愿意恐惧,这是因为你已明白恐惧对你没有帮助,对吗?」

  「对!」

  「所以明白的心,不愿意恐惧的心,就是智慧的心。所以说,恐惧不是『智慧的自然』。」

  「但即使明白,有了『智慧』,还是会在那种处境里出现恐惧啊!」

  「对。那是『智慧』不够彻底、不够圆满。」

  「那怎么才是更圆满的『智慧』呢?」

  「刚才小燕不是说,恐惧是没办法,是无奈的吗?」

  「对啊!」

  「那恐惧会是你吗?你不能控制的东西属于你吗?」

  「好像不属于我,就是控制不了!」

  「那就是生命的一种真相。看得透,用『智慧』去深入看透那种真相,就能脱离恐惧,甚至断除恐惧。看不透,就控制不了恐惧了。所以说,恐惧是『无知的自然』。」

  「能给一个比喻吗?」

  「好。小燕,除了怕高,你还怕什么?」

  「还怕……还怕蛇!」

  「好,如果这洞里有一条绳子,你以为它是蛇,你看了会不会害怕?」

  「当然会!」

  「如果,你知道那只是一条绳子呢?」

  「当然就不怕了!」

  「这就是为什么恐惧是『无知的自然』,不是了知或『智慧的自然』。」

  「即使我看清楚那地面,知道恐惧不能帮助保护自己,但我还是会怕啊!」

  「如果要克服这种恐惧,你要看清的不是地面,也不只是恐惧没有帮助保护自己,而是你自己!」

  「我自己?」

  「对!太阳出来了,我们去学飞吧!这个以后再谈。」

  「可是,叔叔,小燕想现在就知道答案!」

  「理论是理论。实践──才能带来更真更深更实用的『智慧』。不然习惯了,会借沉迷理论来逃避当前的实践。一步一步实践下去,你就会明白。」

  「还不是你先开始要谈理论。」小燕心里一片纳闷,现在又要到外头面对寒冷。

  (这将是怎么样的身心飞行呢?请看下回。)